海賊王:橡膠果實究竟有什麼特殊之處,紅髮當初要搶它?

漫酱~ 2021/12/13 檢舉 我要評論

小編個人猜測,還是傾向于橡膠果實沒有特別意義。

第1017話最後左下角的「撩人引戰之術」——「政府甚至需要派人去護送的果實」,很難說符合作者的意圖。

這種不怕事大的行銷臺詞過去也常出現,比如蛋糕島偽結尾,大媽團一炮爆了草帽一夥團隊,當時的編者按是「如假包換的噩夢——」,結果下一話就證明只是個忽悠人的障眼法。

在我看來,因為橡膠果實失手而對福斯弗的過激處理,怕是尾田進一步黑天龍人的手段。

著重諷刺天龍人對玩樂的熱情,對手下的殘忍,只因為一時心血來潮想讓女奴們取樂,就白白使用了三個蛇蛇果實助興,即使事關天龍人生存秘密的手術果實出現,也無視仇恨天龍人的多弗拉明戈搶奪,放任海軍按規章辦事,實在看不出天龍人能對惡魔果實有多重視。

萬一橡膠果實的作用不過是和香波地群島那位女護士一樣呢?

天龍人:「這個很新鮮,我想玩玩。」

遇到海咪時,可以一擲千金「我要出5億!」

你以為天龍人是為了防范人魚出海王的傳說,結果只是為了HIGH,「讓人魚和食人魚互相追趕多刺激!」

一旦觸及天龍人那醜陋的自尊,就毫不留情的要殺海咪!

另外,福斯弗的身份是非常特別的CP9,CP組織本就是天龍人最忠實的狗,而CP9作為「不存在的諜報組織」,更是天龍人處理見不得人事情時「隨時可以拋棄」的野狗。

迄今為止,CP9已經出現兩次失手即抹殺的案例。

第一個是CP9見習生海鼬奈羅,他並不是因為敗給弗蘭基被處理,而是因為「菜鳥,我們要活捉弗蘭基,你居然因為激動忘了任務,沒法把所有做到最好的你,沒資格待在CP9!」

第二個自然是扉頁故事裡,因為司法島任務失敗,海軍登陸逮捕CP9。

考慮到是這對噁心父子「企圖抹殺CP9」的旁白。

故鄉次時代的CP見習生正在練習武藝。

羅布路奇帶領的CP9沒有逃走避免衝突,而是「不讓騷動進入故鄉」這樣的說法。

我甚至懷疑尾田在暗示,海軍有接到斯潘達姆父子指示,將罪惡的CP9及幼苗「斬草除根」,把孕育他們的罪惡培訓班連根拔起的可能。

從這兩個例子來看,任務失敗的CP9成員福斯弗被立刻下獄並不突兀,天龍人對CP9的定位就是日拋型消耗品,任務失敗即死,類似無限之住人裡使用死刑犯組成無骸流辦事。

反而在護送橡膠果實時,天龍人使用CP9這種只有實力沒有名號震懾力的潛伏型諜報手下,而不是CP0這種只憑名號和地位就讓很多勢力退避三舍的最高級打手,恐怕橡膠果實的重要性也就是個笑話。

紅髮:「洛克斯達,我很看好你入團以後的發展前景,去給白鬍子送信這麼重要的任務,我只給你這樣的耀眼新人,去吧,登上海賊的巔峰吧!」

我對橡膠果實的判斷依然維持尾田在海賊王第35卷和第65卷SBS的基調,一個畫起來比較有趣的果實,太強了反而會乏味。

另外,福斯弗念念不忘自己追趕羅布路奇的光輝過去,以及失去橡膠果實這「唯一的失誤」,他糾結于橡膠果實事件斷了他的連勝紀錄,讓本被其他人寄予厚望「天分能與羅布路奇並駕齊驅」,突然從天下掉落凡塵,這種心情明哥一定最懂。

以及甚平慣常一本正經地說著引戰挑釁的話,「細想下來,情報員會因為失誤被抓起來,本就是件怪事……情報工作一般不都很簡單麼。」

福斯弗:「你個死魚就想擠兌laozi很水是吧?」

甚平:「我過去做過王宮守衛,也做過七武海,不管扮演那個角色,上上下下對我的業務能力那都是稱讚有加的……啊,你不要太在意,失誤這種事正常人都難免,像我和羅布路奇這樣毫無缺陷的人反而是少數派。」

福斯弗:「不必再說了,我今天一定要打死你!」

福斯弗:「紅髮,多年前你曾經徹底打敗過一個CP9成員呢!」

紅髮:「哼,我沒有那麼遲鈍,大概猜得到是誰。」

福斯弗:「你壓根就沒想起我麼?」

紅髮:「難道不是後街的麥克和赫克?」

福斯弗:「紅髮,你也要死!!!!」

被那刺眼的一次失敗記錄所阻礙,永遠在羅布路奇面前抬不起頭,可能是比坐牢更讓福斯弗難以忍受的事實,只要想到羅布路奇隨時會當他的面說「我從不失手,不像某人」,這種一次疏忽就掉落雲霄的感受,不知道為什麼我也挺共情的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